北晚新視覺 > 專欄 > 人與法

兒子兒媳離婚后,老太索要“帶孫費”28.8萬元,提交發票證據無數

2019-06-17 13:24 編輯:TF008 來源:北京晚報

從馮睿出生的第一天,奶奶便成為了她的實際撫養人,而父母都忙于工作,對她疏于照看。沒想到在馮睿即將成年時,奶奶竟然起訴到法院,要求兒子兒媳支付16年來的撫養費28.8萬元。法院綜合考慮老人照顧孫女的時間、精力和開銷,最終酌定孩子父母應支付老人10萬元的“帶孫費”。

插圖 王金輝

法官表示,祖父母沒有撫養孫輩的法定義務,如果父母拒絕撫養,祖父母的照料行為便構成無因管理,可以要求孩子父母支付相應撫養費。但這要與短期、臨時的互助行為進行區分,普通的家庭成員之間的幫助行為,不應作為主張相關費用的依據。

 

故事:孩子出生第一天 她就幫忙帶孫女

2002年,馮大軍和王璐終于迎來了愛情的結晶,55歲的彭慧蘭也總算是抱上了孫女。對這個新來到家中的成員,彭慧蘭喜愛得不得了,孫女出生的第一天晚上,便是奶奶陪她入眠。

可沒想到,幫著兒子、兒媳照顧孫女的生活,彭慧蘭一過就是16年。

由于小兩口的工作性質比較特殊,經常需要倒班,在馮睿出生后,和馮大軍一同居住的父母就自然承擔起了照料孫女的工作。雖然兒子、兒媳口頭上對彭慧蘭感激不已,但平日卻都忙于工作,把老人的付出視作理所當然。

2012年,馮大軍、王璐不再跟父母一起居住,卻把孩子留給了父母照料,而且并不支付孩子的撫養費用,一切都是由彭慧蘭和老伴自掏腰包。

直到2017年6月,彭慧蘭的老伴病重,她無力再照顧孫女,才讓兒子、兒媳將孫女接走照顧。過了一年多,兒子兒媳選擇了訴訟離婚,而法官在調解過程中,尚未成年的馮睿表示希望跟著母親生活。

看到孫女堅定地選擇了兒媳,彭慧蘭的心涼了。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彭慧蘭的選擇竟是向法院遞交了一份起訴狀。

 

起訴:稱兒子兒媳不盡責 應付撫養費28

彭慧蘭認為,兒子、兒媳在孫女出生后就將孩子交給她撫養和照顧,16年來沒有支付過任何費用,并認為由奶奶撫養孫女是理所當然的事。在撫養孫女的過程中,彭慧蘭代替兒子、兒媳履行了撫養義務,構成了無因管理,故請求法院要求兩人支付孫女從小到大所花費的撫養費共計28.8萬元。

起初接到案件時,本案主審法官,豐臺法院民二庭文軍麗法官對彭慧蘭的做法多有不解。現實中,家中由老人幫忙照顧孫輩的情況并不少見,真的因此跟兒女翻臉的案件,她還是第一次遇到。

而彭慧蘭遞交的證據更是細碎得讓人吃驚,大到孩子的學費、培訓費,小到一頓麥當勞的發票,十幾年來所有她能找到的票據,都被帶到了法庭之上。

對于老人的付出,馮大軍和王璐都表示認可,但王璐并不認為她對孩子撒手不管。

孩子出生后近10年里,小兩口都與老人一起居住。王璐表示,老人只是在他們上班不在家時幫忙照顧孩子,下班后她依然承擔了撫養義務,在搬離了老人家中后,她每月也支付了1000元的撫養費。但對此,王璐并不能提交任何證據。

 

釋法1:祖父母沒有帶孫義務

文軍麗法官表示,根據法律規定,父母對子女有撫養教育的義務,這一法定義務的主體首先是父母。有負擔能力的祖父母只有在父母已經死亡或父母無力撫養的情況下,才會對未成年的孫子女有撫養的義務。

“從我們的民俗出發,特別是在小夫妻都要工作的情況下,祖父母幫忙照顧孫輩是比較常見的情況,但法律上并沒有強制的義務。”文軍麗法官說,法律沒有規定隔代人之間的撫養關系,在這種情況下,老人的出發點其實是在幫助自己的兒女做事情,而并非是在祖孫之間又建立起撫養關系。

而彭慧蘭的經歷則更加極端一些,通常來說,雖然小兩口可能因為工作繁忙等原因確實需要老人幫忙,但不會完全將孩子交給老人獨力照顧。而彭慧蘭在2012年兒子、兒媳搬離家中后,和老伴一起承擔起了養育孫女的任務,這對于老人來說,確實是不小的負擔。

在王璐寫給彭慧蘭的兩封道歉信中,她也清楚自己的行為給公婆造成了負擔,并對婆婆幫忙照顧孩子的行為反復表示了愧疚和感謝,“要是沒有您二老給我們看孩子,我和馮大軍也不會踏踏實實上班,您為了孩子、為了這個價付出了很多很多”。

 

釋法2:長期帶孫構成無因管理

根據法律規定,無因管理是指沒有法定或約定的義務,為了避免他人利益受損失,而進行管理的行為。無因管理人有權請求受益人償還因此支出的必要費用和受到的實際損失。

“她這種情況,已經不是普通的家庭幫忙,相當于是又養了一個親生孩子。”文軍麗法官說,彭慧蘭擔起的責任,已經超出了祖輩正常的幫助范疇。

在馮睿的父母并沒有涉及刑事犯罪或有遺棄行為的情況下,彭慧蘭是無法獲得孫女法定的撫養權的。但她付出的所有精力和金錢則可以視為形成了撫養費用的債權,可以向兒子、兒媳主張。

不過,文軍麗法官也強調,如果祖輩是短期、臨時的幫忙,則應該視為法律上的好意施惠關系。從社會道德的角度,這種情況還是應當予以提倡,據此主張相應費用是不合適的。

 

釋法3:撫養費用需要綜合判斷

這對不盡責的父母究竟應該支付多少撫養費用?文軍麗法官表示,這是本案在判決結果中的難點。因為案件涉及家事糾紛,而家庭生活通常是封閉的,對于家庭成員之間的費用往來,不能依照商業交易的證據標準進行要求,否則便是對訴訟各方的過高苛責。

“我們不能要求家人之間還時時刻刻互相計較,所有的交易票據都能全部保留,這對家庭的和睦是一種損害。”文軍麗法官說,在本案中,彭慧蘭已經盡力尋找了相關票據,但由于案件時間跨度過長,因此,彭慧蘭只要證明她確實盡到了善意、長期的無因管理,法院就應該根據查明的事實進行裁判,而不是以證據不足為由,回避對案件的處理。

最高人民法院的相關司法解釋規定,夫妻離婚的,撫育費一般按月收入的20%至30%比例給付。參考這一規定,文軍麗法官以相應年份北京地區人均可支配收入作為標準,計算出每年夫妻雙方應該給付馮睿的撫養費為2萬余元。

對于馮睿曾經參加過的一些興趣班、輔導班開銷,則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如果是善意合理、出于孩子正常學習需要的課程,應當予以支持。而若學習費用過于高昂,或者是祖輩出于愛護晚輩而支出的旅游、夏令營等費用,則不能看作是合理的管理費用。

 

判決:酌定費用10萬元 雙方均未上訴

豐臺法院經審理認為,沒有法定的或者約定的義務,為避免他人利益受損失而進行管理的人,有權請求受益人償還由此支出的必要費用。雖然馮大軍、王璐已經離婚,但原為夫妻共同生活所負的債務,應當共同償還。

根據法院查明的事實,馮睿在出生后長期由彭慧蘭撫養,馮大軍、王璐作為受益人,應當共同償還彭慧蘭因此支出的必要費用。但因原被告于2002年至2012年期間為共同生活,考慮到我國社會傳統家庭生活倫理等情節,故認定在此期間,馮大軍和王璐盡到了提供撫養費的義務。

而2012年以后至兩被告離婚期間,現有證據均不能證明兩被告向彭慧蘭支付了撫養費用,故法院認定,馮大軍、王璐應支付該階段的撫養費。法院綜合撫育孩子所支出的必要費用以及彭慧蘭所提交的票據,酌定未付撫養費的金額為10萬元。

案件判決后,各方當事人都沒有提出上訴,截至目前,彭慧蘭也并沒有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其實老人更多的是為了一個理兒,這個錢到底是該誰來出,而不是真的為了要這些花銷。”文軍麗法官說,對于家庭糾紛案件,不能一味死扣法條規定,只有嘗試融進這個家庭的感情之中,才能更好地處理好情理和法理的交織。(本案當事人均為化名)

 

來源:北京晚報 記者 劉蘇雅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香港六合彩期出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