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深讀 > 調查

成都提前61秒收到地震預警 記者對話研發專家揭秘背后的故事

2019-06-19 10:45 編輯:TF011 來源:北京晚報

6月17日晚,四川宜賓長寧縣發生6.0級地震。地震波來臨前,宜賓、樂山、成都等地一些民眾的電視、手機等已提前發出了預警。其中,宜賓民眾提前10秒收到預警,成都民眾提前61秒收到預警,引發網絡關注。

視頻截圖

研發這套地震預警系統的,是四川省地震預警重點實驗室、成都高新減災研究所。18日下午,本報記者采訪了該所所長王暾,請他談談地震預警服務的現狀和未來。

地震預警不等于地震預報

北京晚報:地震預警和地震預報有什么區別?地震預警系統是依靠什么原理來工作?

王暾:地震預警不是地震預報。“地震預警”是在震中正發生地震但還沒有對其周邊目標區域造成破壞前,利用電波比地震波快的原理,給目標區域提供幾秒到幾十秒的預警時間。

當然要實現地震預警,首先需要在主要地震區建設高密度的地震預警傳感器網絡。一旦有地震發生時,傳感器就會監測到地震發生信息,將信息及時傳回到地震預警服務中心的服務器上,而后經過分析處理,通過手機、電視和專用接收終端,向民眾提供地震預警服務。簡單說,其環節主要是三個:地震預警的監測、地震預警的分析和處理,地震預警的接收和應用。

北京晚報:不論多大等級的地震都能監測到嗎?地震預警有何減災效果?

王暾:不,要有感地震才行。我們的地震預警,面向的是有感地震。通過科技監測到3.2級(包括3.2級)以上的地震信息,并且對其進行分析、傳輸和應用。當然,民眾也可以進行自己設定,比如需要接收4級以上的地震才發送警報。

至于地震預警的減災效果,其實已有理論研究。理論研究表明,預警時間為3秒時,可使人員傷亡比減少14%;如果為10秒,人員傷亡比減少39%;如果預警時間為20秒,可使人員傷亡比減少63%。

北京晚報:地震預警系統建設的經費來源于哪里?目前人才儲備如何?

王暾:我們的經費主要來源于政府的支持,90%的經費都是政府支持。主要包括人才的一些經費,申報的科研項目的經費等。

地震預警是通訊工程、計算機工程,也是一個系統工程。要研究怎樣快速發出警報,高穩定性、高可靠性地傳輸,不能有漏報、誤報。還要考慮給人怎么應用,給危化企業又怎么應用等,所以又是一個系統工程、社會工程,民生工程。

我們研究所根據工作實際,大量招聘了搞計算機、軟件、網絡通訊的人才, 目前不是特別短缺。但是專門類的,專家型、頂尖型的人才是很有限的,基礎性的不太短缺。

預警進社區普及度還不夠

北京晚報:作為地震高發區,目前成都有多少個社區安裝了該系統,四川全省有哪些地方有地震預警服務呢?

王暾:目前成都市有101個社區安裝了預警系統。而地震預警系統已經覆蓋到了四川省的13個地震區的所有市州。我們統計了,一共有79個縣已經開通了電視和手機地震預警服務,占四川省地震區區縣的60%。除了成都,還有宜賓,樂山,涼山,德陽,綿陽,廣元,攀枝花等。其中廣元、樂山、宜賓、涼山、德陽、雅安等市州已全部授權開通,另外7個市州的部分區縣授權開通。

北京晚報:地震預警系統進社區需要克服什么困難,要滿足哪些條件?

王暾:目前最困難的是普及度不夠。成都市已經應用到的社區,實際上是高新區管委會支持的結果。2018年5月份,汶川地震十周年時,成都60個社區啟動了地震預警服務。

接下來,要想在更多社區覆蓋服務,需要政府有更多投入,同時要加強科普和宣傳。因為電視和手機上的服務是公益性服務。而諸如學校、社區、醫院、危化企業等特定場所的服務,則需要政府和主管部門更多地來推廣應用。

北京晚報:據您了解,除了成都,目前國內做類似地震預警系統的還有哪些?

王暾:除了成都之外,還有福建省地震局,還有臺灣大學。從國家層面來說,就是我們、中國地震局、臺灣大學這三個機構。中國地震局和臺灣大學也在發揮各自的優勢,開展地震預警的一些示范性工作。

北京晚報:地震發生時,經常會有通訊中斷。地震預警系統存在這個困擾嗎,怎么解決?

王暾:地震預警系統是秒級響應的。在地震發生的一瞬間,平均6秒鐘左右就會把預警信息發出去了。也就是說,在預警信息發出去之前,地面的通訊網絡和電力系統都還沒有中斷。

有人會問,余震的預警怎么辦呢?由于我們建立了高密度的地震預警網絡,之后的余震會通過震中周邊的一些傳感器,那些電力和網絡沒有中斷的地方,來繼續獲取地震的一些信息。它會影響地震預警的響應速度,比如說可能之前是平均6 秒預警,此后可能會是8秒。只是響應速度較慢,但并不影響整個系統的穩定性,可靠性。

打通地震預警“最后一公里”

北京晚報:你是什么時候開始做地震預警系統研究的,為什么要做這個工作?

王暾:2008年汶川大地震發生,我正在奧地利科學院從事博士后工作,研究學習的是理論物理。大地震消息傳來,當天我就決定要回國,從事我國地震預警事業。本來我也是要回國的,只不過地震后看到了國內同胞的受災情況十分嚴重,這促使我盡快回國,想為祖國出點個人的力量。辦完相關工作的交接以后,很快我就回來了。

北京晚報:從有這個想法到成型,獲得了哪些幫助和支持?

王暾:剛回來的時候,我把自己在海外勤工儉學的獎學金拿來啟動這個工作。后來,我的一些朋友也支援了一些錢。汶川地震后,社會各界都在紛紛捐錢捐物,當時一些朋友聽說了我的想法后,就支援了我一些錢,說讓我代表他們為我國地震預警出一點力量。

后來,隨著工作的進展,各級黨委政府和相關部門也給予了很多支持。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區等各級防震減災部門,應急部門,科技部門都給了我很多幫助和支持。2010年底,我的團隊完成了地震預警系統的雛形,并把儀器部署在汶川地震余震區進行實驗;2013年,我被評選為國家“千人計劃”人才,一直到現在,我都從事著這份工作。

北京晚報:防震減災,除了地震預警系統的建設,還需要從哪些方面努力?

王暾:防震減災是一個很大的課題,地震預警只是一方面。除了預警之外,還需要把房屋修建得更結實,要研究很多的抗震設防、減隔震的新技術,需要把腳下的土地研究清楚,要把地下的活斷層勘探清楚。這樣才有助于工程建設和及時獲取一些地質構造等的背景信息。

此外,還需要加強地震預警的科普、演練,要時刻做好大地震來臨時的相關應對。當然,最需要的是,把地震預警的信息及時傳遞到每一個人,每一個公司,傳遞給社會的方方面面,讓大家及時享受到地震預警服務。

北京晚報:地震預警系統全國推廣現實嗎?未來需要克服什么困難?

王暾:經過前期和一些市縣地震部門、應急部門、科技部門的聯合建設,現在我們的地震預警網已覆蓋了地震區人口的90%,220萬平方公里的面積。也就是說,這220萬平方公里的面積都建設了高密度地震預警的傳感器網絡。已經具備了在這個范圍內規模化,向民眾和工程提供預警服務的基礎和能力,而在全國推廣,技術上也是沒問題的。

未來需要解決的,就是要把地震預警的基礎和能力,轉變為地震預警的服務,打通地震預警的“最后一公里”。實際上,需要解決的就是手機、電視的授權問題。政府部門不需要出資,只需要依法授權,就可以開通當地的公益性地震預警服務。當然,未來需要相關部門多呼吁,擴大地震預警在學校、社區、工程等的服務范圍。

 

 

來源 北京晚報 記者 李松林 編輯:辛宏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香港六合彩期出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