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人文 > 地理

夏至日各地飲食有何特色?此時節有不少與吃喝相關的典故

2019-06-20 11:15 編輯:TF008 來源:北京晚報

夏至,是一年里太陽最偏北的一天,是太陽北行的極致,北半球日照時間最長的一天。民間有“吃過夏至面,一天短一線”的說法,夏至一過,北半球的白天就逐漸變短。故又有“夏至一陰生”之說。

作者 管弦


古人夏至日舉行祭祀活動,《史記·封禪書》記載:“夏至日,祭地,皆用樂舞。”宋朝從這天起,為百官放假三天,足見人們對夏至的重視。中國是一個崇尚吃的民族,夏至日也不例外,北京人吃面、無錫人吃餛飩、嶺南吃荔枝,還有的地方喝粥、吃苦瓜等,各有特色。由此,也留下了不少這個時節與吃喝相關的典故。

杯弓蛇影 “喝”出來的心病

“杯弓蛇影”,在夏至的光影中閃爍著,為夏至平添了幾分趣味。

關于這個成語的出處,多個版本的《新華字典》引用了《樂廣傳》的記載:樂廣字彥輔,遷河南尹,嘗有親客,久闊不復來,廣問其故,答曰:“前在坐,蒙賜酒,方欲飲,見杯中有蛇,意甚惡之,既飲而疾。”于時河南聽事壁上有角,漆畫作蛇。廣意杯中蛇即角影也。復置酒于前處,謂客曰:“酒中復有所見不?”答曰:“所見如初。”廣乃告其所以,客豁然意解,沉疴頓愈。

《樂廣傳》出自中國二十四史中的《晉書》,是唐代政治家房玄齡等人所著的紀傳體晉代史。而早在幾百年前,“杯弓蛇影”這個典故就已經被東漢學者應劭記錄在案,而且還是夏至這天發生的。

應劭的《風俗通義·怪神·世間多有見怪驚怖以自傷者》記載:予之祖父郴為汲(今衛輝市)令,以夏至日請見主簿杜宣,賜酒。時北壁上有懸赤弩,照于杯中,其形如蛇。宣畏惡之,然不敢不飲,其日便得腹腹痛切,妨損飲食,大用羸露,攻治萬端,不為愈。后郴因事過至宣家窺視,問其變故,云畏此蛇,蛇入腹中。郴還聽事,思惟良久,顧見懸弩,必是也。則使門下史將鈴下侍徐扶輦載宣于故處設酒,杯中故復有蛇,因謂宣:“此壁上弩影耳,非有他怪。”宣意遂解,甚夷懌,由是瘳平。

應劭(約153-196年)比房玄齡(579年-648年)早生了400多年,《風俗通義》是應劭當泰山太守時所作,為漢代漢族民俗著作,記載了大量神話異聞,對于杯弓蛇影這個故事的時間、地點、人物,記得更為清楚。因此,倘要溯源,這才是真正的源頭。

故事的發生是否跟夏至有必然的關聯,我們也可作相應的分析。夏至日,太陽移到最偏北的位置,一些平時照不到的地方,這天可以照到。事發地汲(今衛輝市)位于河南省,緯度大約是35.4度,夏至日的太陽是從東北方升起,至西北方降落。正午時分,太陽在正南位置,如果是中午請喝酒,因“赤弩”位于北壁,太陽光透過南面的窗戶或屋頂的亮瓦之類正好可以照見北壁。若杜宣面北而坐,赤弩倒影在杯中是完全可能的。

當然,或許那故事只是恰巧發生在夏至日,與夏至光影變化并無必然關聯,否則,復請喝酒時“杯中故復有蛇”,得到第二年的夏至才行。不過,也是有可能的,古人的生活原本就是慢悠悠的。

不管怎樣,杯弓蛇影或弓影杯蛇,成為“喝”出心病的典型事件,后指因錯覺而產生疑懼,為疑神疑鬼、妄自驚憂之喻。

半夏鷓鴣,有毒也有解

夏至過后,山坡上,溪河邊,陰濕的草叢或樹下,半夏靜悄悄、俏生生地長起來了。

“五月半夏生,蓋當夏之半,故名。”這個五月是指農歷。夏至一陰生,天地間不再是純陽之氣,夏天過半,故名半夏。它的葉兒一年生時為卵狀心形的單葉,2至3年后為3小葉的復葉,又叫三葉半夏、三葉老。在中國現存最早的藥物學專著《神農本草經》中,它還被叫作守田、水玉,“守田會意,水玉因形。”樸實生動而富有詩意。

半夏

夏至時節的半夏,是最讓鷓鴣喜歡的。那嫩嫩的半夏苗兒,是鷓鴣的美食。鷓鴣是南方的一種鳥,形似雞而比雞小,長相耀眼。在自然界的食物鏈中,鷓鴣又是人類的美食。明代醫藥學家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說:“鷓鴣生江南,形似母雞……南人專以灸食充庖,云肉白而脆,味勝雞、雉。”福建諺語也說:“山食鷓鴣肉,海食馬鮫鱠。”

鷓鴣吃半夏,人吃鷓鴣,但半夏有毒。作為《神農本草經》列為“下品”,性味辛平的半夏,只有經過專業炮制后,才可用于除寒熱邪氣、破積聚、愈疾。它的中毒癥狀為口舌咽喉癢痛麻木、聲音嘶啞、言語不清、流涎胸悶、惡心嘔吐、味覺消失、腹痛腹瀉等,嚴重者可出現喉頭痙攣、呼吸困難、四肢麻痹、血壓下降、肝腎功能損害等,最后可因呼吸中樞麻痹而死亡。

這樣一來,趣味和糾結也來了,宋代筆記小說總集 《類說》講了這樣一個故事:楊立之通判廣州,歸楚州。因多食鷓鴣,遂病咽喉間生癰,潰而膿血不止,寢食俱廢。醫者束手。適楊吉老赴郡,邀診之,曰:但先啖生姜一斤,乃可投藥。初食覺甘香,至半斤覺稍寬,盡一斤,始覺辛辣,粥食入口,了無滯礙。此鳥好啖半夏,久而毒發耳, 故以姜制之也。

故事讓我們明白,鷓鴣不畏半夏之毒,但人食半夏會中毒,哪怕只是食用了體內含半夏的鷓鴣都會中毒,解毒可以用生姜。

“冬吃蘿卜夏吃姜”,生姜有健脾開胃、提神消暑等作用;可緩解炎熱時節出現的疲勞、乏力、厭食、失眠、腹脹、腹痛等癥狀。在國人的食譜中,生姜是不可或缺的食材,但它能解毒,知道的人卻并不多。在烹制鷓鴣時多放點生姜,還可以防止食后中毒,以達到既品嘗了美味、又無后顧之憂之目的。當然,從保護環境、愛護鳥類的角度,現在已不主張人們食鷓鴣。實際上大多數古人一般也不舍得吃鷓鴣的。在他們眼中,鷓鴣是一種有靈性的動物,是情思的寄托。看看北宋文學家蘇軾的“沙上不聞鴻雁信,竹間時聽鷓鴣啼,此情唯有落花知”、南宋詩人辛棄疾的“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北宋詩人秦觀的“江南遠,人何處,鷓鴣啼破春愁”就知道,鷓鴣成了離家游子一種哀怨的象征。

據傳,“嘗百草、創醫學”的神農炎帝也曾受益于生姜,“生姜”還是他發現并命名的。那日,神農氏在山上采藥,誤食了一種毒蘑菇,頭暈目眩,肚子疼得像刀割,很快暈倒在一棵樹下。不久,他卻奇跡般地蘇醒過來,發現自己躺倒的地方有一叢葉兒尖尖的青草兒,香氣濃郁,細細地聞了聞,感覺身體又舒服了些。他明白,是這青草兒的氣味使自己蘇醒的。便又順手拔了一兜,連葉帶根地全放進嘴里嚼,味道香辣清涼。過了一會兒,泄瀉了一次,身體就全好了。他想,這青草兒真是神奇、能夠起死回生啊,要給它取個好名字,想到自己姓姜,神農氏就把這尖葉青草兒取名為“生姜”。

這樣的傳說,讓我們進一步感受到了生姜的蓬勃生氣。它和半夏,作為自然界中植物相生相克的代表,都是很奇妙的。

木槿,朝開暮落的美食之花

《禮記》曰:“夏至到,鹿角解,蟬始鳴,半夏生,木槿榮”。木槿,以芬榮、繁茂之姿,應時綻放。

木槿,即“蕣”,讀作“舜”音。“舜”意為“短時間”,“艸”與“舜”聯成一字,表示“短時間開放的花”。木槿的這個名字,來源于她的生長特性,如西晉文學家潘尼描繪的一樣:“其物向晨而結,建明而布,見陽而盛,終日而殞。”蕣,“猶僅榮一瞬之義也”。

木槿

蕣的意思,與中國古代帝王舜也有關。當年,舜由帝王堯禪位而登極,后又禪位給大禹,在位僅一世。東漢末年學者鄭玄在《易緯乾坤鑿度》卷下注云:“其人為天子,一世耳,若堯、舜者。”

因此,木槿還叫“舜”“朝開暮落花”“日及”。

木槿常常被一些文人墨客用來感傷,如晉代詩人蘇彥作《舜華詩序》曰:“其為花也,色甚鮮麗,迎晨而榮,日中則衰,至夕則零。莊周載朝菌不知晦朔,況此朝不及夕者乎!茍映采于一朝,耀穎于當時,焉識夭壽之所在哉。余既玩其葩,而嘆其榮不終日。”唐代詩人李白云:“園花笑芳年,池草艷春色。猶不如槿花,嬋娟玉階側。芬榮何夭促,零落在瞬息。豈若瓊樹枝,終歲長翕赩。”

甚至,最早出現木槿之美的《詩經·鄭風·有女同車》中,那以男子的語氣,盛贊女子“顏如蕣華”的句子,也被感傷者解釋成女子美貌短暫、蕣顏易逝之意。其實,“有女同車”只是一首單純的迎親戀歌,“有位姑娘和我在一輛車上,臉兒好像木槿花開放”,男子與心愛的女子同車而行,感覺無比甜蜜,容貌的美麗和品德的美好,都讓他歡喜,“洵美且都”“德音不忘”,這樣的時候,哪里會有韶華短暫之嘆呢,完全是“細看諸處好”,摹形傳神。

還是南宋詩人楊萬里《道旁槿籬》說得好:“夾路疏籬錦作堆,朝開暮落復朝開。抽心粔籹輕拖糝,近蔕燕支釅抹腮。占破半年猶道少,何曾一日不芳來。花中卻是渠長命,換舊添新底用催。”這才是道出了木槿的本質。木槿的朝榮暮謝,只是就單朵花而言,木槿有長達三個月的花期,一朵花謝了,另一朵花又榮,亦如“子子孫孫無窮匱”之像啊。木槿,以粉紅、粉紫、粉白等各色,此起彼伏地美在火熱的夏天里。

更有價值的是,木槿的花、葉、果、皮、根均可入藥,內服可治反胃吐食、腸風瀉痢,外敷可治疥癬腫痛。那木槿花兒,還富含蛋白質、粗纖維、維生素C、氨基酸、鐵、鈣、鋅等營養物質,非常適合作食蔬茶飲,干煸、油炸、煲湯、煮粥、泡茶,都清脆滑爽、細膩芬芳。

于是,當暖暖的夏風吹過,房前屋后常常可以看到采摘木槿花的身影,影兒與花兒相映著,生出一幅幅絢爛的圖畫,陶醉了一顆顆愛美的心。

 

來源:北京晚報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香港六合彩期出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