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人文 > 歷史

張氏四姐妹眼中的外婆家富有溫馨 背后卻有著揮之不去的哀愁

2019-06-20 09:45 編輯:TF011 來源:北京晚報

2019年春,冬榮園迎來一個新的春天,這座與合肥四姐妹緊密聯系的宅園,這處昔日被稱為“陸公館”的大宅院,經過一番整修后重新開門,它變身為了一處融茶飲、演出、觀光等為一體的文創機構。未來這里還將逐漸恢復后花園,并成立冬榮園藝術館,讓更多的人了解一位鹽官的家族史,更是拓寬了合肥張家歷史的脈絡。

二十世紀三十年代, 張元和、張允和、張充和、張定和與陸家親人在冬榮園合影

張家姐弟眼中的外婆家

“我的母親叫陸英,原籍也是合肥,因為外祖父做鹽務官,才搬到揚州的。”這是張家二姐張允和對母親的回憶。其中提及,母親在家排行老二,從小賢良能干,小小年紀就協助母親料理家事。門當戶對,鹽務官的千金出嫁到淮軍將領的后代,也是理所當然。據我從陸英家族后人處了解,陸英父親陸靜溪原籍合肥,后因做官來到揚州,他所住的宅園冬榮園原為合肥張家的房產,后來到底是送給了陸家還是賣給陸家仍然存疑。

根據揚州作家韋明鏵的考證,他在《揚州曲訊》第7期(2001年10月)上發現張允和的一封信:“我愛揚州,揚州是我母親陸英——親愛的母親出生的地方。到今天揚州東關街98號,還有我母親出生的老房子。”落款時間為2001年9月25日,允和時年92歲。由此證實了冬榮園就是四姐妹外婆家的事實。

張允和對于母親的回憶中還多次提到了揚州小調,說母親常常教她們姐妹哼唱。也就是說陸家到了陸英這一代已經徹底融入了繁華的揚州生活。而陸英出嫁也是從揚州古渡出發,帶著娘家為她備了一年的豐盛嫁妝浩浩蕩蕩乘船來到了合肥龍門巷張家,就連每把掃帚上都掛著銀鏈條,陸家的富有是可想而知的。

張家第五子張寰和健在時,我曾問過他有關冬榮園的情況。他說小時候曾隨著姐姐哥哥去過外婆家,說過年的時候,陸家所在東關街有半條街都是陸家放煙火、燒大香、辦儀式的隊伍,特別的熱鬧和壯觀。張寰和的夫人周孝華也去過揚州,說每逢年節,陸家都要大擺供,點的蠟燭有碗口那么粗,很多人都圍上來看熱鬧。

從目前可見的老照片可知,前去揚州外婆家的有元和、允和、充和、宗和、寰和等。其中張充和還曾寫過幾篇有關去揚州的散文。“舅媽們都是守節吃素的,初到揚州第二天,她們便領我去參觀崇節堂……”張充和的《癡子》記錄了陸家大太太、二太太帶著她去相當于慈善機構的崇節堂,那是由官府撥款或商人捐資所辦的收留貞女、節婦的結構,可以在里面打工,可以領生活費。張充和第一次感受到了舅媽們的菩薩心腸,實際上她的外婆也是虔誠的佛教徒,直到去世時也是以佛家的規矩辦的后事。

張充和記得那時的瘦西湖瘦小如小河,波平似鏡,游人不多,建筑很少,河道里的游船還是一篙一篙撐過橋底的小舟。她更不會想到,在未來的一天,她外婆家的家具和建筑會被搬到瘦西湖景區來。那時他們也去享受純粹的揚州生活:“”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但更多的時候他們是在冬榮園里徜徉,那時的陸公館庭院深深,小園雅靜,他們與陸家的表姐表弟,還有舅媽、舅舅、外婆一起在花園前合影留念。從而留下了冬榮園尚未完整的印象。

陸家后人:溫馨與哀愁

早在我寫作《流動的斯文》一書時就曾到過揚州尋找冬榮園,可惜那時尚在閉門維修之中。這次隨著陸家人,也就是陸榴明(陸靜溪的孫女)之子陳致遠先生回到揚州時,一下子就遇到了他的兩位表姐,陸家永字輩的人。陳致遠說,我在這一輩里是最小的,我母親曾經住在冬榮園,后來出嫁就出去了,我六十年代初去過,那時房子的結構還在,假山、荷花池、亭子都還在,桂花樹很多,都是金桂,現在是一棵桂樹都沒有了。

陸家人對于上海表弟的遠道而來是非常歡迎的,可是一旦要提起那段家族史,卻像是要揭開傷疤似的習慣性回避。最終還是在冬榮園住了二十多年的陸永斌愿意坐下來談談。由此使我大概了解到陸靜溪的家族信息。陸靜溪供職于兩淮鹽運司,究竟官屬幾品,值得細考。這一點根據年邁的鄰居說,人稱陸靜溪為陸撫臺,并說陸家里有“肅靜”、“回避”的舊木牌,冬榮園則被稱為“陸公館”。陸靜溪有兩個兒子,長子陸端甫、次子陸政甫,陸永斌屬于陸政甫一支。如允和所憶,陸英在家排行老二,也就是說,陸政甫是老三。

陳致遠的母親陸榴明是四姐妹舅舅家的女兒,她叫陸英為姑媽(娘娘)。揚州在清代以鹽商著稱,陸靜溪就任鹽官后從合肥來到揚州,從此陸家就在久負盛名的繁華東關街上安家落戶。

陸家二代即陸英一輩并沒有從事仕途,到了第三代君字輩則有從事金融和教育工作的,到了第四代永字輩不少是從事文教工作的。“永”字輩可以說是最后一代生活在冬榮園的,他們經歷了特殊歷史年代的風雨坎坷,很多回憶成為揮之不去的痛苦,他們眼看著家里收藏的一樟木箱扇面被燒毀,眼看著書畫和紅木家具被沒收和摧毀,眼看著一個獨特而精致的花園被蕩平,最后他們一個個搬離了一出生就生活的公館,分居四地。

陸永斌記得很清楚,陸公館最早是六進房子,后面的大花園有假山、亭子、水池等,陸靜溪去世比較早,剩下老祖宗,也就是陸靜溪的夫人李氏和后人一起生活。說李氏很長壽,一直活到五十年代初才去世,辦后事時保姆還在念佛呢。

陸永斌在陸公館住了二十多年,她記得里面的一草一物,她說這處大宅在建造時就在花廳里打了壁柜,家人稱為“老爺柜”,上面供奉著祖宗牌位,還有福祿壽三座瓷像,后來拆遷時這些東西都不見了。現在陸家人留下來的,除了那些溫馨而不堪的回憶外,還有一些殘存的老照片,陸永珊的丈夫張振鈞是一位攝影家,在陸家尚住在冬榮園時留下了不少珍貴的圖片。如今,冬榮園可謂面目全非,這些照片倒是可供憑吊,并且在逐漸修復時可供參考。

陸公館易主,未來有望成立藝術館

昔日的陸家公館冬榮園的產權現屬于國有,并被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雖然只剩下了部分建筑和并不完整的地塊,但冬榮園遺韻尚在,典型的揚州古典建筑,漂亮的硬山頂,粗大的木梁和木柱,精美的磚雕和木雕。在花廳與花園之間的月洞門尚在,只是已經被封上了,門上留的磚額“拳石”二字風韻依舊。所謂“拳石”即小型的園林假山,白居易曾有詩句“拳石蒼苔翠,尺波煙杳眇。”

在大門和二道門處還尚存有精美的漢白玉料門墩,上雕刻有寓意吉祥如意的花紋和鳳凰。高高的門檻似乎還在提醒游人們,這里曾是一代煊赫世家。

每次有陸家人或張家人,現租用冬榮園的主人都會熱情招待。這位經營者花了大量的時間來理清陸家的文化歷史,并分幾期規劃和完善冬榮園的功能使用。接手時,陸家屋內空無一物,很多建筑構件還是破損的。現在進去可以看到陸家和張家文化的展示和介紹,這里仍然保護著原有的雕花門頭,并添置了先進的消防器材,還把陸家和張家人喜歡的昆曲和揚州戲曲引進了老宅,全國的曲友曾多次在此雅集。陸家的花園也在一點點被恢復中,美麗的揚州瓊花悄然盛開在清雅的湖石假山之上,就連陸家房屋里時隱時現的家蛇都不會驅趕走。

陳致遠走進昔日的外婆家,感到親切又惋惜,他說幾乎全變了,尤其是花園的部分全都變成了現代居民區,他在六十年代初隨母來過幾次,還從這里帶走一把陸家收藏的扇子,由此也成為陸家唯一幸存的扇子。而且巧合的是,這里經營的一項主頁也是售賣各種扇子。

陳致遠帶著我走進陸公館,進門穿廳,走過夾弄,一一看過去,這里正在發生著變化,這里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這里正在被用心修復中。經營者希望未來這里不只是一個單純的經營場所,更是一座藝術館和雅集基地。也許是看中了經營者對此宅園的傾心保護,當地文化部門才決定將此地租給他使用。揚州市文聯原主席劉峻先生介紹說,冬榮園未來有望成立一個藝術館,把陸家的文化與相關的揚州地方文化一一展示出來。

如今,揚州文化界正在積極尋找有關陸靜溪的史料,希望在未來能有更多的呈現。在揚州鹽商的宅園有很多,但鹽官的宅園并不算多,尤其是像陸靜溪這樣有著獨特家族歷史的更是值得追溯和保護。

冬榮園正在恢復的花園部分。 王道 攝影

百年興衰,麗桂樹之冬榮

據了解,冬榮園現存建筑面積1692平方米,建筑大多被改建,不過保存較為完整。前幾年揚州名城建設有限公司對冬榮園實施了修復工程,并且采用“揭瓦不落架”的手法進行修繕,希望最大限度地保留原有青磚墻體和古式木裝修。

根據《揚州園林志》記載,冬榮園于1958年私房改造時,大部分房產被作為食品廠職工宿舍使用,2009年,古街區改造時,陸家后人遷出原居。另據記載,冬榮園園名出自屈原《楚辭·遠游》“南嘉州之炎德兮,麗桂樹之冬榮。”在志書上還詳細記錄著陸家建筑的結構和尺寸,“宅坐北朝南,分東、中、西三路。首進為主門樓,上世紀60年代拆改。門內為南向儀門,磨磚對縫砌筑,門頭上端為磨磚重疊三飛式飛檐,匾墻內鑲刻磨磚六角錦,額枋中間點綴深浮雕壽鹿圖案……(西路)前有天井,后為花園。園北為花廳……廳北有月洞門通大花園。”

此志書還記錄說“張允和、張充和等四姐妹曾居于此”,此說或許不錯,因為陸英曾攜孩子們前來為母親祝壽,當時還留下一張珍貴的合影,照片里的允和不過三四歲的樣子。揚州作家韋明鏵曾在早期走進陸公館并采訪了陸家后人,當時他看到陸家后人藏有一本通訊錄,里面記著張允和、張充和、沈從文、周有光等一長串人的通訊方式。陸家人告訴他,“沈從文曾經送她父親一套書,是人民文學出版社1982年版《沈從文小說選》第一、二集。第一集扉頁,兩行蒼勁的鋼筆行書映入眼簾:‘君強表弟惠存。從文,八三年春節。’”

韋明鏵在文中無限感慨地說:“至此我終于確認:東關街98號就是沈從文先生岳母陸英女士的故家。(《東關名園》)”

 

 

來源:北京晚報

流程編輯:tf011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香港六合彩期出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