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人文 > 書鄉

中國傳統節日里有終極關懷和至高秩序

2019-11-04 15:08 編輯:TF017 來源:北京晚報

春節、清明、端午、中秋、重陽……中國傳統節日周而復始地穿行于我們的生活之中,然而每當節日到來的時候,我們似乎唯一關心的話題就是——吃什么。傳統的過節方式已經與我們漸行漸遠,而這些節日背后蘊含著的先人的智慧和巧思更是不為今人所了解。也許是時候該重新認識我們熟悉又陌生的中華傳統節日了。

余世存

近日,著名作家余世存出版了《節日之書》(北京時代華文書局出版),該書從歷史故事、思想傳承、風俗禮節、生活方式等方面,將中國傳統節日文化的精髓進行全方位講述,書中發掘了十五個傳統節日背后的文化內涵,讓讀者看到傳統節日與現代生活之間存在的千絲萬縷的聯系。

記者:現在市面上有很多關于中國傳統節日的普及讀物。《節日之書》除了節日的知識,還希望傳遞給讀者什么?

余世存:我們以前總有些誤解,認為傳統節日是民俗學,很土,不夠現代。后來我寫《節日之書》的時候發現,傳統節日不是民間的學問,而是上千年前就有頂層設計,我們稱之為“化民成俗”。上古三代的部落領導人,為了讓本部落跟天地之間的關系更為和諧,在這個過程中就有儀式化,這種儀式感被老百姓接受了,一年又一年重復,就成為民俗了。我們現在是只看到后半部分,沒看到前半部分。

記者:也就是說他的這種頂層設計,其實是基于對天象的觀測、對人文地理的勘察,實際上是一種科學的行為。

余世存:對,那些人是要設計人在天地之間、在時間和空間當中如何更好地生活,這種儀式感也是為了夯實這個坐標。也是讓人呼應天地自然,一年下來秋收冬藏,年復一年地重復這種生活,這種儀式感的生活也讓人們有一種順應天地的感覺,自然而然內心有一種安頓感。

記者:您覺得這種節日的設計哪些地方體現了古人先哲的巧思與先見之明?

余世存:比如社日,分為春社和秋社,春社在春分前后,這個日子說明萬物都在生長,人就不能宅在家里,要出來,有人緣、接地氣,跟人搞好關系,社會人緣多,春耕春種才很容易做成。要有結社活動,社會也因此而來,你再不是一個個體的人。秋社跟中秋節、重陽節挨得很近,在秋分前后,其實是說天上的大火星宿下沉,陽氣或火烈的東西開始收斂起來了,意味著萬物在陰陽的轉化之中我們迎來陰沉的日子,我們為了送別陽氣,就設計了很多節日,比如重陽節登高。如果說春社有踏青的意味,秋社就有辭青的意味,這個時候人要懂得收藏和收斂了,人們也要走出戶外到天地之間去看一下,但這時候的旅游不是讓你游山玩水,而是讓你感覺到天地之間陰陽的轉換,你在年復一年的生活和勞作當中,到了秋天,你收獲了多少?這個是對你個人的一種檢驗,這樣才會讓你更好的安排好這個冬天。可見,春社和秋社,他們是彼此有呼應的,我覺得這種設計就比較精巧,最終是把人的生存放在天地陰陽的序列里,這對古人來說是頭等重要的事情,而口腹之欲、居住環境在古人看來都是次要的。

記者:您在《節日之書》中提到了一個新鮮的觀點,就是說人的感官認知會伴隨著一年之中的節日而進行變化,能否舉例來說明一下?

余世存:我們的智慧從哪來?我們一般以為來自于視覺思維,但是視覺思維是春天的一種思維方式,比如說到立春之后,綠色在我們眼前打開,這個時候我們視覺就受到了一種拓展,所以我們在立春到春分期間,覺得天地之間很養眼,油菜花也開了,什么東西都是綠油油的。同時春天也在拓展我們的味覺思維,所以我們到清明節前后,無論是喝的明前茶,雨前茶,還是吃的新鮮可口的小菜都是對我們味覺很好的一種提升。到秋天在做什么?是拓展和訓練我們的聽覺和嗅覺,所以我們有鼻炎的人,一到了秋天,特別是季節轉換的時候,秋分前后鼻炎發作的特別難受,這就是我們的嗅覺受到考驗和鍛煉。所以我們的思維方式和感官認知,在一年當中不同的時間有不同的側重,得到不同的訓練。所以一年下來,到了秋冬季節,就是檢驗我們是否增加了閱歷,增加了智慧的時候。

記者:您在書中也提到中國傳統節日與洋節的沖突,您覺得這些年來傳統節日是否有回歸的感覺?

余世存:隨著時間的綿延,大家對傳統節日會有一種親切感或回歸感。但洋節我們也不應該排斥。洋節里面也有對天地序列的設計,也是很有意義的,背后有一些深層的東西跟我們中國文化是有一致性的。比如重陽節前后,西方有藍色情人節,也是葡萄酒節,在10月14日。這時候喝葡萄酒,就蘊含著一種歲月的沉淀,經過春天和夏天的積累,人與人的感情在這時候就得到了升華。如果說2月14日情人節是年輕人的節日,藍色情人節就是“過來人”的情人節,就像酒一樣,感情更加醇厚了。

記者:您覺得中國人對傳統節日理解的誤區是什么?是不是人們一提到傳統節日就知道吃?

余世存:當然這個背后也有合理性,民以食為天,吃對于農耕文明是很講究的事情,在這些節日里吃是免不了的,但首先要意識到吃是先要祭祀的,先給天地、祖先吃,然后才輪到自己。中國傳統節日是有終極關懷和至高秩序的,西方有些人總是說中國人沒有信仰,不信至高神明。其實傳統節日里的安排就有,但只是我們現在給淡忘掉了。我們每次傳統節日放貢品,就是有一個人格化的祖先存在。

記者:您覺得哪些傳統節日的習俗是可以恢復的?您覺得現在年輕人應該怎樣過傳統節日?

余世存:有些節日確實過去了,比如寒衣節現在確實不過了。不過像清明、端午、中秋、春節,它們的意義越來越大,它們確實有凝聚親友、安定社會的功能。現在的中秋,年輕人也在拓展它的含義,不僅僅是家庭的團聚,也有朋友的聚會,這其實在擴大傳統節日的內涵,在豐富我們的傳統節日。所以,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傳統節日,我相信傳統節日會跟我們這個時代做更好的鏈接,更有機的結合,現在很多“80后”“90后”的年輕人在尋找一種“新中式”的生活方式,我相信年輕人會在如何過節方面做出自己的創新。

 

來源:北京晚報?對談嘉賓:余世存(作家、學者) 對談記者:成長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香港六合彩期出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