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深讀 > 調查

京城有這樣一支博物館參訪團 一群“走館白丁”變身“博物達人”

2019-11-06 13:36 編輯:TF003 來源:北京晚報

在北京的文博圈兒,有一支“博物館參訪團”。參訪團的團員們來自各行各業,并沒有多么深厚的歷史、文物學歷背景。他們加入參訪團的目的,僅僅憑著興趣、愛好,或者出于培養子女興趣、愛好的考慮。而今,很多參訪團的團員已經從“白丁”晉級成為“博物達人”。最近,記者走進博物館參訪團,聽聽他們的故事。

朱宏帶參訪團逛博物館

■源起

一位博物館通票發行人

“博物館參訪團”的發展、壯大離不開一個人,他就是北京博物館通票負責人曹偉。2004年,一個偶然的機會,他接手了北京博物館通票的發行任務。“那時逛博物館還沒有現在這么‘熱’,很多博物館里一天能來兩三百人就算多的。”曹偉對記者說。如何通過博物館通票吸引更多參觀者?他決定設計一個口袋書,將各大博物館最吸引的亮點圖文并茂地呈現出來,同時加入地圖、交通信息、“打卡要點”等吸引公眾的元素。

“讓通票成為一個貼心的導覽手冊,成為每一年的文化年輪。”這是曹偉當時的想法。沒想到,他的想法、做法得到了社會的廣泛認可,并且圍繞著博物館通票口袋書逐步形成了一支“博物館參訪團”,聚集了上萬名博物館愛好者。

有一對老夫妻是今年春天剛剛進入參訪團的。每去一家博物館,老兩口都會收集一個博物館的小印章:石刻藝術博物館的印章印出獨特的“五塔寺”造型,一只可愛的小熊貓代表國家動物博物館,孔廟和國子監博物館的印則是一支毛筆……他們的博物館通票本上,蓋滿了各式各樣好看的印章。從今年2月份到現在,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老兩口已經逛了30余家博物館,成功從“白丁”進階成為“博友”。

平日里,參訪團中的“博友”大多都是像老兩口這樣的退休人員或自由職業者。等到了周末,參訪團就成了年輕家長和孩子們的天下。“一家三口逛博物館,逛得更辛苦。”曹偉感慨道。他曾經在中國地質博物館里見到過這樣的情形:一對夫妻帶著八九歲的孩子逛礦石館,爸爸在遠處自己看,媽媽每看到一個美麗的礦石晶體,就像拉橡皮筋似的,把孩子叫過來,機械地念一遍展牌,小朋友“給面兒”地聽完就跑了,這樣來來回回重復了很多次。曹偉說:“博物館里其實有很多可以激發孩子好奇心的內容,但是缺少專業的指導,就會像這位媽媽一樣,有給孩子講知識點的心,但自己儲備的知識不夠,只能念展牌上枯燥的文字。”

逛博物館不是個輕省活兒,有時一個上午走走聽聽,兩三個小時都不停歇。曹偉說,“瘋狂走館”僅僅是走向“博物達人”的第一步。隨著參與時間的推移,博友們走的館越來越多,便會漸入佳境,從最開始的“免費必進”、“盲目打卡”,到漸漸發現自己的興趣所在,對要參觀的博物館有一定的指向性、選擇性。“這時要想引領他們繼續往前走,就要有好的講解員帶領大家,讓‘走館’轉變成‘看展’,讓逛博物館真正成為一件快樂而有意義的事。”

為此,曹偉開始給參訪團物色優秀的講解員。

■組團

兩位資深博物館講解員

在博友的推薦下,曹偉結識了國家博物館首批志愿講解員周婭。當時,他通過博友們推薦講解員的人選。很多博友都提到,有一個花白頭發的老太太,講解時聲情并茂的樣子吸引了好多聽眾,講得大家熱血沸騰。于是,曹偉打聽到,這位老太太名叫周婭,便把她拉入到自己的“博友圈”,博物館參訪團也應運而生。

后來,在周婭的介紹下,曹偉又結識了與周婭同期進入國博的金牌講解員朱宏。“朱宏老師退休前是化學老師,知識特別淵博,思維縝密,聽朱老師講文物,就像被帶入科學的理性殿堂,會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相比較而言,周婭老師則非常感性,善于講解藝術作品。她的眼光特別獨到,陽光動情的講述常常讓‘博友們’激動不已。”曹偉說,這兩位摯友,一個講科學,一個說美育,配合絕佳。

從2012年開始,每個周末,曹偉都會邀請專業的博物館講解員、經驗豐富的優秀志愿者作為講解老師,組織大家走進博物館,到目前已經組織了250多次的活動。上個月,故宮大展頻頻。朱宏、周婭兩位老師分別選擇各自所擅長的領域,帶領參訪團深度探展。

朱宏對良渚可謂是情有獨鐘,2005年便在國博講解過有關良渚的展覽《文明的曙光》。2007年10月,當宣布發現良渚古城后,他第二年4月便前往考古現場,之后對良渚保持著密切的關注,探索良渚與古代中國的奧秘。在“良渚與古代中國——玉器顯示的五千年文明展”即將結束之時,朱宏帶領大家走進了故宮。

八十年良渚考古之路,揭示了距今五千多年良渚文明的文化內涵,它的城市、水利、稻作、原始文字和玉禮器系統證實了中華五千年文明史。于是,朱宏首先從西配殿——良渚的發現歷程開始講起,為大家展示了剛剛宣布發現良渚古城后,自己去考古現場拍攝的照片。“封存已久的照片,在各項考古結果已經公布后,終于可以與大家分享了。如今已經成為世界遺產的良渚古城,當年初出茅廬的樣子又是何其珍貴。”參訪團的“博友”們再次被朱宏淵博的知識儲備所折服。

陽光熱情的周婭則為大家導賞如何欣賞龍泉青瓷的美麗。“龍泉青瓷是中國三千年青瓷史后期階段的代表,是宋、元、明時期連續燒造時間最長的青瓷窯場。作為中國古代輸出瓷器最主要的品種之一,在12世紀到15世紀三百年間,從東亞到西亞,再到非洲、歐洲等,無論是宮廷還是民間,都代表著當時世界陶瓷的時尚……絲綢之路上商品流通和人員的流動,各種文化的交流和普及,促進了人類文明的共同進步,也豐富美化了古人的生活。龍泉青瓷風靡中國的同時,它那一抹青翠,也如點點繁星照亮了世界各地。”周婭的講解大到歷史文化背景,細至青瓷每一抹釉流動的潤澤程度,令人陶醉。

■致知

100余場系列博睿講堂

“找到了自己感興趣的方向后,新的問題又來了——博友們慢慢發現,一種文物門類的體系特別龐大,比如瓷器就分哥窯、汝窯、鈞窯等,展覽看多了也會‘不消化’,就好像盲人摸象,瓷器整體的發展脈絡并不清楚,完全‘陷入’一個個展覽之中。”曹偉對記者說。為了滿足博友們的求知需求,2013年,他和團隊創辦了“博睿講堂”,邀請資深博物館志愿者講解員主講,為大家系統地梳理介紹各博物館展覽的精華,深入淺出地講解博大精深的中西歷史文化,將看展的一個一個片段,梳理形成完整的脈絡。如今,“博睿講堂”已累計舉辦了128場。

提起北京,幾乎每個人都能對宏偉壯觀的紫禁城、老北京的胡同和四合院等特色說上一兩句,但是真正了解北京文化的人卻并不多。作為講解故宮十年的志愿者,朱宏無數次進出宮門,對故宮里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都如老朋友一般的親切和熟悉。于是,朱宏當仁不讓地成為故宮講座的主講。胡同中的有趣故事,四合院中鄰里間的家長里短,土生土長的曹偉則親自登臺講述親歷的生活與變遷。

中國古代瓷器的自然與和諧、玉器的鐘靈毓秀、玻璃器的澄澈清明、金銀器的絢麗多彩等,每一個主題都從其起源和發展、制作原料和方式等各個方面加以梳理,配上全國各地博物館的精美圖片,形象生動,有趣有料;古希臘雕像的健美,藝術啟蒙時期宮廷生活,威利斯畫派、印象派和現代藝術的特征等這些世界上藝術的精華。這些都是周婭講述的內容。在她熱情洋溢的講解中,中西方文物不再那么深奧,變得平易近人、觸動人心。

現在,“博睿講堂”成為參訪團團員們新的聚集地。在100余場活動中,每一場活動預告發布前,都會有數千博友拿著手機緊張守候、準備搶票。最快的一次,110個座位不到3分鐘就被搶光。每次活動都有上百人次現場參與,盡管忍受著寒冬時節場館里的冰冷與盛夏的酷熱,博友們依然聽得津津有味,樂此不疲。曹偉印象最深的一場講座,是朱宏老師講解《中國古代科技之光》。“朱老師從上午10點一直講到下午1點,為博友們圖解中國古代的88項獨有的發明,再現輝煌的古代科技。不夸張地說,中間除了有人上廁所,沒有一個人提前‘下課’。”曹偉描述道。

鏈接

小學生博友當上講解員

在參訪團的博物之旅中,幾乎每次都能見到一個小姑娘的身影,她便是小葉子。小葉子從4歲就開始跟著母親參加參訪團的活動,現在是小學五年級的學生。起初,她和父母一起報名博物之旅。這兩年,爸爸媽媽干脆把小葉子“寄養”在了參訪團。每次參訪團組織到各地博物館“研學”,小葉子一人跟著參訪團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們踏上了“博物之旅”。

“很多孩子在集體環境或者一個新的公眾小群體里面,會表現得手足無措。但是,經歷了幾年的博物游歷,小葉子表現得游刃有余,處理得特別得體。”曹偉說。現在,小葉子成為宋慶齡故居的志愿講解員,還在社區組織的手工活動中給大家當指導老師。

雖然小葉子個子最矮、年齡最小,但是周圍一大堆孩子圍在她的身邊,由她帶動著。“從自己喜歡博物館,到投入更大精力,成為為更多人服務的志愿者,把自己所學到的知識與更多人分享,成為歷史與文化的傳承者,享受這其中的樂趣。這便稱得上是‘博物達人’了。”曹偉這樣評價。

來源 北京晚報 記者 李祺瑤

流程編輯 TF003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香港六合彩期出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