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人文 > 人文

從大年三十到現在,“宅”在家里做美食!魏征吃的醋芹你會做嗎?

2020-02-23 18:16 編輯:TF021 來源:北京晚報

從大年三十到現在,除了去瑞金醫院檢查、開藥,我就像舊時的閨房小姐,“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幾天前接到朋友的微信,他希望我設計一組“防疫菜譜”,供“宅”在家里的吃貨們參考。

作者:沈嘉祿


資料圖?新華社記者 李紫恒 攝

是啊,生活還得繼續,“開門七件事”也是“閉門七件事”,少一樣都不行。近來,菜場逐漸有了人氣,點心店的肉包子也出籠了,在盒馬鮮生上下單的湯圓兩個小時就能送達……上海正逐步恢復它正常的運行節奏。

立春那天,我用微信教大家做春餅。若有春節時吃剩的春卷皮子,蒸一下回軟,撕開后放上些炒過的菜絲、肉絲、粉絲之類,再卷起來吃,生生脆脆,相當爽口。

立春吃春餅,文縐縐的說法是“咬春”;那個送進嘴里咬的“春”,就是春餅。二十多年前的一個春天,我和太太去郊區探望一位親戚,親戚請我們吃春餅。用自家攤的面餅,將炒過的綠豆芽、蘿卜絲、韭菜、金針菇還有扯碎的油條等卷起來吃,別有一番風味。親戚說吃春餅不能剩,這叫“有頭有尾”。

吃春餅的習俗自古就有了,南朝梁宗懔《荊楚歲時記》記載,元日“進屠蘇酒、膠牙餳,下五辛盤”。屠蘇酒自不必解釋,膠牙餳就是飴糖,“五辛所以發五臟之氣,即大蒜、小蒜、韭菜、蕓苔、胡荽是也”(《風土記》)。在立春通過吃春餅來享受地里收獲的第一茬蔬菜,既可防病、消除春困,又有迎接新春的意味。

吃就吃唄,為什么要叫“咬春”呢?我想“咬”字更能彰顯迎新時的激動心情。一家老小圍坐在一起,卷緊餅子這么一“咬”,體現出的是同舟共濟、勠力同心。時至今日,我們也需要這樣的精神。

立春過后,江南農村的孩子就要去割野菜吃了。馬蘭頭焯熟、切碎拌香干粒,用麻油一澆,滿口都是春天的味道!蓬蒿菜也是春到人間的恩物,采摘后氽魚片湯,美其名曰“春湯”。馬蘭頭和蓬蒿菜都有清熱解毒的功效,不妨多吃點。

而苦瓜、蘿卜、山藥、牛蒡等都有清熱滋補的作用,可清炒,也可與豬肉、雞蛋等搭配起來炒。綠豆清熱去火,一般在夏天才吃,但在非常時期也可以燒湯或煮粥;將綠豆與蓮子、薏米、白扁豆、紅棗、百合共煮,是一道不錯的點心。另外還要多吃大蒜、京蔥,“宅”在家里不必怕口臭。

現在芹菜的長勢正好,水分充足,口感生脆,于是我復原了一道“魏征醋芹”——取芹菜的白梗芯子,在花椒水里焯熟后過冷水,加鹽稍微拌一下,再加醋、糖,上桌前淋少許麻油,恍然有了唐人意。

魏征是唐太宗時代的諫議大夫,剛直不阿、能說敢諫,即使在群臣面前也不給皇帝留面子,所以唐太宗很怕他。唐太宗很想討好魏征,但知道這個人沒有任何愛好,侍臣告訴他,魏征很愛醋芹,每次吃這個菜就會喜形于色。一天,唐太宗召魏征進宮,飯點一到,便留他一起進餐。唐太宗特賜魏征三杯醋芹,魏征不知是計,一口飯還沒吃,就把三杯醋芹吃了個精光,唐太宗馬上抓住機會跟他開玩笑:“想不到你這個羊鼻公也有愛好啊。”唐太宗自以為抓住了魏征的短處,沒想到魏征不吃這一套,照諫不誤。古人的“獻芹”一說,就有向皇帝提意見的意思。

據專家考證,魏征吃的醋芹是經過發酵的,味道比較濃郁;我做的醋芹雖然未經發酵,依然很好吃,同樣可以“連進三杯”。

 

(原標題:“宅”在家里做美食 )

來源:北京晚報

流程編輯:TF021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香港六合彩期出码